在线客服
· 坤宇资讯
   集团资讯
   行业资讯
 
中国无纺布之都谋融资破局
加入时间:2012-8-6 7:00:16   点击:2780

长江商报消息

  “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圣经》马太福音中的这句话,很适合于眼下银行与企业间的融资关系。

  10月14日上午,仙桃市主管中小企业发展、企业融资担保等工作的经信委副主任周正平告诉记者,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彭场镇做无纺布的中小企业可谓“不愁吃、不愁穿”总有银行上门主动要求放贷。

而眼下,当地纺布企业,并非资本之鹰的猎物,银行成了吝啬鬼“葛朗台”,形成了马太效应。

  周正平介绍,在仙桃彭场镇约5平方公里的镇区上,集中了240余家与非织造布相关的企业。2005年,这里被中国纺织工业协会授予“中国非织造布制品名镇”。“十二五”,彭场明确提出,打造“中国无纺布之都”。

  但眼下的情况却不容乐观

  有关数据显示,2008年金融危机前,是无纺布企业最风光的时候,彭场镇集中了300余家大大小小的企业。到了2009年,这里无纺布企业锐减至178家。而到今年,受欧债危机等影响,生存下来的企业约240家。相比去年,有近三成的无纺布企业淘汰出局。

  当地多位业界人士称,风险与机遇并存。虽然彭场镇的无纺布企业面临眼下短暂的低迷期,但大面积的企业倒闭潮不会出现,而想要在弯道超越,好的发展还需借助资本。

  无纺布之都陷入低迷期

  10月13日中午,天空浮起的细雨,慢慢将彭场大道浸湿。

  一分为三的彭场大道,聚集着彭场镇最主要的无纺布企业,它们或门对门,或一家紧挨着一家,沿彭场大道两端排开。

  无纺布曾占全国60%市场

  现在是最差钱的时候

  早在2000年初,这种聚集效应,使得这里成为我省乃至全国重要的无纺布基地,其产量占了全国无纺布市场的60%以上。

  当日中午1时许,在仙桃裕民塑料制品有限公司大门口,三三两两的工人骑着自行车或电动车进入工厂。

  据了解,该工厂约有工人1500至1600人,全年产值达2.5亿元,在当地属于无纺布龙头企业。

  60余岁的门卫大爷告诉记者,他在这里守门已经三四年了,“今年以来,这里的生意并不好,工人干活也不规律,有活才来值班。全镇的无纺布生产企业都有类似的情况。”

  “最大压力来自原材料的上涨。”该公司一副总经理告诉记者,“由于国际原油价格波动较大,国内原油成本近两年上涨幅度达20%至30%,加上人力成本上涨15%至20%,现在是企业最差钱的时候。”

  记者了解到,在今年由仙桃市经信委组织的银企对接活动中,裕民公司与银行达成一定的授信额度。

  “无纺布生产、加工进入低迷期,这不是哪一个人的事。”这位副总备感无奈,欧债危机等全球经济的不景气,让镇上出口欧美的企业吃力不少。

  紧挨裕民公司左侧的是仙桃市顺发无纺布制品有限公司,负责产品出口副总经理陈建民告诉记者,该公司以无纺布加工为主,有员工300至400人左右,70%至80%的无纺布产品主要销往欧美,但受欧债危机影响,与往年同期相比,企业出口订单下降10%左右。

  “从2008年金融危机开始,无纺布企业的日子就不好过了。”陈建民说,“近来年,无纺布成品整体价格约1.5万元,价格波动不大,但最要命的是,市场行情一路走下坡路,而人力成本却上涨二成左右。”

  无纺布企业个头都不大

  贷款额不高,不会大面积倒闭

  “有项目才贷款投资,现在这行情,哪敢贷款投资呢?”仙桃市耘天防护用品有限公司离顺发公司仅几步之遥,在办公室抱着外孙的总经理刘新启对中小企业融资有着自己想法。

  近期,刘新启在不断关注着温州企业老板外逃一事。他说,彭场镇的无纺布企业,靠的都是原始资本的积累,多以单个企业贷款,且贷款额度并不多为主。而温州企业贷款搞的是“连贷制”:几家企业或人个捆绑在一起向银行贷款,一贷就是几个亿,甚至上十亿元,“但倘若一家出事,其他必将受到牵连。”多位当地业界人士称,风险与机遇并存。虽然彭场镇的无纺布企业面临眼下短暂的低迷期,但大面积的企业倒闭潮不会在这里出现,而想要在弯道超越,好的发展还需借助资本之力。

  仙桃市经信委副主任周正平:

  成立发展基金帮企业渡难关

  AG亚游集团要发挥民间机构组织平台,摒弃单打独斗的习惯;同时,还将尽快引进沿海健康的投资机制,走有商会性质的民间融资模式;最终的目标是,成立无纺布企业发展基金。

  多家联保,保资金充足

  长江商报:在彭场的调查中,企业老板均觉得现在生意不好做了。如何保证无纺布企业在市场低迷期,能成功向银行贷到款呢?

  周正平:银行也是企业,也讲究一定的风险,超出了各家所贷额度,他们还得向上级银行汇报。贷款一走上汇报程序,企业就拖不起,企业贷款额度也受到了限制。如何突破这个瓶颈?目前可行且正在做的就是几家银行联合起来一起向企业授信,将各自的贷款额度发挥到极致。

  长江商报:到目前为止,全市组织过几个银企对接会?

  周正平:一共组织过4场银企对接会,其中有一场是专门针对彭场镇无纺布企业的,当时参会的企业仅十余家,目前具体授信总额度还没有统计出来。

  长江商报:连日的调查中,有企业反映,在贷款过程中,某些费用重复收费,这无形增加了中小企业的运营成本。这个问题如何解决?

  周正平:从今年9月份起,仙桃市物价局等单位联合下发了《关于进一步规范抵押贷款收费有关问题的通知》,该《通知》要求对企业抵押贷款重复收费的部分项目进行减免,该通知正式从今年10月份执行。

  同时,该通知还列出,在担保收费方面,仙桃市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责任公司是政府扶持的中小企业政策性非盈利机构,为试点企业贷款担保收费按财政部规定的标准给予优惠,担保率按1.5%至1.8%收取。

  企业要善于跟银行打交道

  长江商报:企业贷了款,却想尽快还完贷款。你如何理解这些企业的想法呢?

  周正平:作为企业,要愿意跟银行来往,善于跟银行打交道,要多学会借政府平台,推介自己的企业,让企业在社会上有一定的影响力。这样的企业,银行也爱主动搭讪。

  长江商报:有企业主向记者反映,为了能贷到款,银行可以蹲点企业,直接了解企业财务状况,方便放贷。

  周正平:我认为这个方案可行性不大。目前仙桃市有中小企业3000余家,上规模企业达417家。要让银行一家家派人蹲点考察指点,现实操作起来将会有困难。

  长江商报:有什么更有效的办法解决企业想“被蹲点”的问题呢?

  周正平:加强中介机构的介入,将能有效解决企业想被“被蹲点”的问题。但现实是,目前在彭场镇的中小无纺布企业主个人素质参差不齐。有些企业根本不爱跟银行或担保中介接触,不愿意将企业财务状况给外人看。当想到向银行贷款时,将企业总资产吹成上千万或上亿,你说这谁信。当企业向国家纳税时,总资产却“缩水”成了百万企业。这样一来,企业自然贷款难。这就是典型的两条跛脚走路的企业。

  长江商报:如何“医治”两条跛脚走路企业?

  周正平:要从三方面“下药”。企业老板要有树立社会公众形象的意识,同时企业信誉度、法人诚信度两方面也要全面纳入贷款考察的要求中。

  长江商报:你主持中小企业发展工作多年,你觉得影响中小企业主不爱与银行打交通的原因在哪里?

  周正平:在彭场镇内,无纺布企业老板综合素质参差不齐,直接影响企业融资的意识。但这些都要企业老板素质再高些,企业老板的眼界也要更开阔些。

  在今年的四次银企对接中,真正有意识想通过这个平台融资的无纺布企业,不到20家,很少。从整体上分成三个层次,台企及外资企业在企业融资等方面的综合素质较高,其次为原国有企业改制成私有企业的企业老板。最后就是私有企业小老板,这类老板中也出现两类,一类受到高等教育的,个人素质较高,还有一部分老板的个人素质,那实在不敢恭维。

  将成立企业发展基金

  长江商报:目前正在做的解决彭场当地无纺布企业融资难的措施有哪些?

  周正平:为什么温州融资很活跃?其实这些跟当地融资渠道有关。

  当地企业与商会或企业协会捆绑在一起向银行借贷,这种方式来钱非常快,但这种融资渠道的风险也极高。AG亚游集团要发挥民间机构组织平台,摒弃单打独斗的习惯。但这个过程,还需要政府营造良好的诚信环境。

  同时,AG亚游集团还将尽快引进沿海健康的投资机制,走有商会性质的民间融资模式,并以政府为指导,这样才是当下最有效、最安全且来钱最快的融资方式。但最终的目标是,成立彭场镇无纺布企业发展基金。大家有多余闲钱时,多往里面放点;缺钱时,从基金里拿钱也方便快捷。

  长江商报:这个基金会有企业主响应吗?毕竟来参加银企对接的无纺布企业主也不热情。

  周正平:这是一个好的融资发展方向。下一步,AG亚游集团计划搞一次摸底调查,看大家的积极性怎样。政府为什么不支持,银行为什么不贷款?其实,企业老板自己也得好好想想。

  周正平说,今年仙桃市已落实4场银企对接会,针对彭场镇专门开了一场。虽然目前还没有统计出银企对接具体实现双方融资额度,但当地政府部门计划成立彭场镇无纺布企业发展基金。在政府指导下,帮忙中小企业找快钱。

  200万元的贷款

  等了两个月

  如何快点还清银行的200万元贷款,这是眼下仙桃德明卫生用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廖明超最纠心的事:不想再向银行贷款了。

  10月13日下午,窗外秋风细雨,凉意阵阵。廖明超在办公室里,心中对今年3月份贷的200万企业流动资金深感焦虑。

  今年3月份前,廖明超连接了几笔出口大订单,可手里的流动资金有些吃紧。为了让公司运转起来更灵活,他想到了向银行贷款融资。

  “前几年,我也找银行贷过款,深知想从银行里借到钱,犹如抢人家心头肉一样难。”廖明超抽着烟,向记者讲述今年再次贷款的经历。

  他说,由于今年银根紧缩,贷款也不再像往年那样顺畅。在3月份开始有计划向银行贷款后,他向本市一家商业银行提供了三大包公文袋复印材料。对于来回往市内奔波的趟数,自己也记不清楚了,只记得有一天因手续不齐,当天来回跑了三趟。

  “有些打印的材料,基本上与上次贷款提交的材料一样,但非要打,因为要走这道程序。”廖明超说,打印费只是小事,而高达上万元的抵押转让手续费,对中小企业而言,实在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这还只是开始,银行审核材料、评估公司资产、实地审查等过程,至少要花上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对于廖明超这样的老客户,贷了几年,每次贷款都要走这些手续,这被廖明超认为是“僵硬且重复”的“走过场”。

  更让廖明超不可接受的是,厂房加办公大楼就在眼前,公司汽车也停在厂门口,“这些固定资产加起来,至少也值上千万元,可从银行贷出的款,却是打了折。”

  200万!这是银行最后给廖明超的回复。而这,与他最初计划想贷的款,相差近两倍。

  一个月漫长的贷款金额审核期过了,接下来就是等待银行何时放款。

  时间就是金钱,企业等不起。

  “企业真要钱急用,就差那一口气时,如果半个月借不到手,这个企业早没了。”廖明超说。这期间,他一直在纠结,也曾想到了找关系、借高利贷,但他认为,一个做实业的企业家,不能拿企业及员工的前途“开玩笑”。

  直到今年5月份中旬,廖明超终于贷到了200万元的流动资金。而此时距他向银行借款的时间已过去两个月。

  银行和企业应谋双赢

  贷到钱的廖明超时刻想的是:“有了钱,提前还完算了。”他已经连续向银行贷款两三年了,但总感到身心备受煎熬,低三下四,为企业发展所受的委屈,有几人能知晓。

  “找过关系,想找银行授信,但坐在银行负责人的办公室里,有说有笑,而出了办公室,却是另外一回事。”他认为,银行放贷不能搞“一刀切”,要对企业进行全面评估,如企业实力,企业法人收支、企业是否正当经营、企业法人个人诚信等方面。同时,适当放松抵押物标准,将企业的前景纳入进来,银行还可以派人蹲点重点企业,了解企业的核心,并为企业掌控风险。

  “现在是无纺布短暂的低迷期,行业前景仍然向好,眼下市场的不稳定,才造成目前跌宕起伏的行情。”廖明超认为,造成目前企业难贷到款的原因之一是:银行的马太效应。无纺布企业最需要钱时,却得不到资金;而那一些资金充足的行业企业,不需要钱,银行排队找上门要放贷。

  “银行应当也要承担风险。”廖明超这样认为,价值至少上千万的资产,只能贷到200万元,“即使我破产了,拍卖厂房、机器、办公楼,或者汽车等固定资产,完全可以还清200万元,银行贷款完全没有半点风险。”银行放贷宽与松?银行与企业能否达成双赢?银行要转换自身“定位”,将如何把钱收回来转变成更加关注企业发展状况,这样才能双赢。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法律声明 | 常见问题解答 | 隐私与安全 | 网站地图
400销售热线:400-880-1196  电话:0517-86986158 86986188  传真:0517-86856668  地址:江苏省金湖经济技术开发区理士大道49号  
版权所有 江苏AG亚游集团有限公司 网站备案号:苏ICP备10203759号-1 建议使用1024*768(或以上)分辨率浏览器